严字当头 育人有度——记资源与环境工程学院刘艳章教授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6-05-30浏览次数:5

 

“刘老师太严了。”几乎上过《岩石力学》这门课的武汉科技大学采矿工程专业学生都会这么说。“没有刘老师的严,我不可能有这样的进步和机遇。”保送中南大学研究生朱梦博的话可能也代表了学生最真实的心声。
 中科院博士、教授、系副主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网评专家,湖北省安全生产专家组矿山组成员,湖北省岩石力学与工程学会理事、青年工作委员会委员,《采矿与安全工程学报》、《岩土力学》等重要期刊审稿专家,班主任、科技创新指导老师。
身份多变的刘艳章主要从事采矿工艺、矿山岩石力学、矿山测试技术等方面研究。依托所在科研团队的力量,他先后主持和参与国家自然基金、国家科技支撑计划、省部级和企业委托等科研项目20余项,取得了显著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累计发表论文40多篇,其中15篇被SCI、EI、ISTP检索,取得国家发明专利19项、实用新型专利11项,先后荣获湖北省科技进步二等奖、三等奖,武汉市科技进步三等奖,武汉科技大学“三育人”先进个人、武汉科技大学教学优秀三等奖。
 如此硕果累累,对学生严格要求却又严中有爱,是一个什么样的教授,不禁让记者充满好奇。初见刘艳章老师,是在周日晚上十点多钟。办公室里,双手敲着键盘的刘艳章,身体前倾,眼睛盯着电脑屏幕,格外专心。环顾四周,办公桌两侧堆满了书,角落里放了一张还未折起的床,一柜之隔,他所负责课题组的研究生都在埋头苦干。
 “这周一直忙第六届全国高等学校采矿工程专业学生实践作品大赛评审。”刘艳章推推鼻梁上的眼镜,指着左手边的一摞资料说。他平常就喜欢和学术打交道,几乎每天都泡在工作室、实验室。 这只是他平时工作的的一个缩影。
有高度,严谨的科研作风催生硕果累累
 刘艳章常年戴一块户外手表,夏天里,两套带领子的涤纶T恤和西裤来回换着穿,冬天就是加一件普通的羽绒服,完全看不出他是一名大学教授的样子。“跟矿山打交道这么多年,早已习惯了。”刘老师如此自嘲。
 他的生活简简单单,然而对科研却始终追求最好。 看文献,做实验,调试仪器,分析数据,跑矿山,下矿井,参加学术会议,他乐此不疲。经常地,他的头脑里“灵光”一现,赶紧记下来,回去深入研究。 这样的场景,几乎天天上演。他从中挖掘有价值的基础研究进行总结、归纳、融合。来校工作后的第一年,他便尝试申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尽管没有成功,他却毫不气馁,甚至干劲更足。“要有向上走的心态。”他说。
 从此,在科研上他更注重积累,抓住关键,把科研工作做细,做扎实,在掌握好现有技术基础上进行原始创新,并做出成果。第二次,他成功申报一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
 “从事科研工作,就是要有拼劲儿。”这是刘艳章对自己的要求。 在学校里,经常看到刘艳章骑着自行车,背着电脑包,蹬车的频率比一般人快很多。中午在食堂就餐后,他恨不得马上冲到办公室。
 “刘老师是一个工作狂,这是我们最大的感受”。研究生陈小强说。 除了出差、开会,不论是节假日,还是刮风下雨,刘艳章每天都会早上8:00到办公室,晚上11:00离开。“刘老师似乎不知疲倦,对科研工作的投入几乎到了忘我的境地。”研究生们如此评价。
“溜井扫描设备下移的过程中会出现成像不清楚的状况,你会用什么方案来解决这个问题呢?”墙上的时钟已经悄悄地指向了晚上十二点,但是没有人关注。这不过是研究生例会的一个平凡普通的夜晚。
 培养学生,他也将自己的这一套理念和方法贯穿其中。他总是鼓励学生写文章,发专利,拿奖学金。每周五晚上,刘艳章都会给研究生开例会,要求他们汇报一周的科研情况。就这样,“溜井矿石运移规律研究”获批湖北省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并产生诸多高水平成果。
 例会上,“交锋”激烈,“火药味”很浓。“有时候感觉做的很好仍被批,心里有点委屈。”张丙涛说,“但每次被批后都感到进步了。”
         严师出高徒,刘艳章所带的研究生,已毕业的7人中,5人获得国家奖学金。研究生张丙涛发表了1篇EI、9篇中文核心,授权国家专利10余项,参加学科竞赛多项,获得了研究生国家奖学金和科力生奖学金。
“依托刘老师的科研项目开展学习研究,让我们能更好地了解专业前沿知识,也更容易出成果。”已经顺利毕业的张丙涛非常感慨。
有深度,严格的课堂教学提升教学质量
 “一听到关于力学的课程,脑袋就大。”初次提到岩石力学这门课,大部分同学一下子就变了脸色。
 为了让教学内容更加“接地气”,使学生听得进去,记在心里,刘艳章可没少费心思。 执教近10年,他所教的课程内容早已烂熟于心。尽管这样,每次上课前一天晚上,他都要备课。 为了让教学内容与时俱进,无论有多忙,他都时刻关注专业领域的最新动态,收集并整理资料,充实课件内容。
         下过矿井,到过企业,在中科院深造过的他,将这些经历与课本知识结合,制作视频动画、教学模型,培养学生的空间思维能力,把枯燥的理论知识变得鲜活、生动、贴切。
 到了期末考试时,班里接近一半的同学成绩在90分以上。刘艳章摊开双手,轻松一笑,“学生掌握好所学知识,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礼物。”
 “刘老师讲课那认真劲儿,是研究生期间选择他作为我的导师的根本原因。”说到刘老师,2014级研究生邹晓田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在研究生教学中,刘艳章让同学们自己收集资料,整理知识点,在课堂讲解,加深他们对知识的理解,锻炼表达能力。同时他制定了“多提问,多加分”的考核方式,调动大家的积极性。
        作为一名教师,他对本科生的教学更是精益求精,他常说,“本科生的教育质量才是专业发展的根基。”他坚信,提高人才培养质量是每一位老师的光荣职责。
 批改课程设计,他先采用分大小错误扣分,再从文档排版规范性上扣分,直到把设计改到符合标准为止。
       “对学生,刘老师一向不遗余力、耐心指导。每次课程设计修改、打印五六次都是家常便饭。”2013级本科生李恩赐说到。
        刘艳章不仅要求设计流程、方法和图纸等技术指标达标,还对设计说明书文档排版提出更高的要求。这种教学方法取得了良好的效果。“现在不管是写论文还是写其他材料,我都能注意遣词造句、文档排版、结构安排这些问题,这与刘老师的教导是分不开的。”2011级学生翟明洋说。因为不停地让同学们修改完善,采矿工程专业的学生往往是学院里最晚放寒暑假的专业,有些同学就抱怨、吐槽。可谁知,离过年只有一周左右,学校都放假了,刘艳章还在坚守自己的岗位,反复检查交上来的作业。
      “教书是一场单恋,学生虐我千百遍,我待学生如初恋。期末了,曾经怕自己一个人考不好,现在却担心一群人考不好;教书是一桩群体恋,通过你的牵线搭桥,相恋成片,老师却在原地一成不变。亲爱的同学,你若不离不弃,我便点灯相依。” 他曾在专业群里发过一个网络上的段子,也许这是他内心最真诚的独白。
有温度,严实的育人情怀助力学生成长
担任2007级、2011级采矿工程专业班主任期间,刘艳章连续获得校优秀班主任称号。每次到黄家湖开班会,都会到宿舍了解同学们的生活情况,告诫同学们不要沉迷于网络游戏,鼓励大家多泡图书馆。
学生搬到青山校区后,为了不让同学们养成考前突击复习的坏习惯,他每天晚上7点准时到寝室查人,喊破嗓子,一个一个地劝去上自习,直到大家能自觉去学习为止。
“考前突击的心态是绝对不行的,到了工作岗位,每天都是考试。”谈到这个做法时,刘艳章语气加重。到了大四下学期,他找教室,分任务,定时间,把学生集中起来做毕业设计和论文。规定周一到周五,每人分早、中、晚签到三次,每周检查任务进度。
 检查完之后,他对没有完成任务的同学提出批评,同时根据检查情况集中讲解毕业设计和论文中存在的问题。
 正式答辩前,他都会安排预答辩。 “当时我对自己的毕业设计和论文还是信心满满,因为三个月来,我每天都到教室做设计和论文,这主要得益于刘老师的严格。”已经到中南大学攻读硕士学位朱梦博感慨良多。 然而预答辩时,刘艳章指出了他很多没有注意的问题,把他批评得“体无完肤”。按照刘艳章的要求,他熬夜修改设计和论文,顺利通过正式答辩,并获得了湖北省学士学位优秀毕业论文。
 在这种严格要求下,从2009年-2015年,刘艳章所指导的毕业论文,已有8人获得省优秀学士学位论文。像朱梦博这样,因为刘艳章的指导而有意外收获的,还有很多。
 从2012到2015,他5次指导并带队参与全国高等学校采矿工程专业学生实践作品大赛,共获得一等奖4项、二等奖11项、三等奖14项,他当之无愧是学院在该赛事的主心骨。
 “一开始以为只要修改几遍就行,没想到总共修改了10来次。”2012级学生李京回忆,修改说明书时,刘艳章逐字逐句检查每一个标点符号使用是否正确,有无错别字。“修改完后,刘老师总是不厌其烦地检查。” 参赛队员祝青的作品题目是溜井截面形状对放矿流动性影响。“我当时写的是对溜矿的影响。” “溜矿和放矿是不同概念,你得改,不然不让你提交。”刘艳章一眼就看出问题,指着文本,一脸严肃。 “我当时就一下愣住了,那时光盘已经刻录好,如果修改的话,就得重做。”祝青一脸茫然,“我向刘老师求情,能不能就这样提交,刘老师一口否决。” “刘老师这种严实的态度让我感动。”正是因为这样,祝青获得了全国二等奖,这也帮助他顺利到澳大利亚继续深造。“学生们对比赛感兴趣、也积极,我又能指导一二,那就搞一搞嘛。”刘艳章一搞就是五年。
 希望每个学生都能学到知识,都能成才,这是他对大学教育的态度,也是他对学生最长情的告白。